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青海法院 line 诉讼指南 line 审务公开 line 裁判文书 line 专题报道 line 法官论坛 line 法律法规

关键字:
栏 目:
高级检索



 

吴永贤:怀念在李家山法庭的那些日子

作者:吴永贤  发布时间:2018-02-05 10:29:46


    说起“怀念在李家山法庭的那些日子”这个题目,好像有点老调重谈,因为好多同仁都已写过不少这类题材的文章,让我看后感慨万分。但回想我在李家山法庭成长和工作的日子,总有一种情愫萦绕在心间,岁月在流逝,心头却始终难以忘怀那些过去的点点滴滴,法庭工作生活的日日夜夜,那人,那事,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这让我最终坐在电脑前,把自己曾经在法庭的苦与乐还是回忆了下来。

    1993年7月,我从湟中县维新乡政府调到了县法院。去法院报道的第一天,和蔼的马文龙院长在他的办公室里语重心长地对我叮咛:“小吴,院里决定把你安排到李家山法庭工作,去了以后,你要好好学习法律知识,腿脚放勤快些,工作方面不懂的多向人家学习,虚心请教,尽快适应自己的工作!”听了马院长的话,我心里暗暗说:“一定要努力学习法律知识,多向前辈们学习,用自己的努力在新的岗位上干出好的成绩!”

    当日下午,院里的一辆旧吉普车送我去了离县法院四十多公里开外的李家山法庭。在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颠簸后,吉普车终于在一个破旧的院落门前停了下来。临街的一面低矮的土墙上两扇锈迹斑斑的铁门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本色,铁门旁边的一块五十公分见方的缺了一角的黑色大理石上镌刻着“李家山人民法庭”七个楷体字。这么破旧的院落怎么会是一个法庭?我下车后愣在原地,老半天没回过神来。

    听到我们来了,从一排低矮的土房里走出一位高个子的中年人和一位削瘦的年轻人来迎接我们,高个的中年人是法庭的谢宝臻庭长,削瘦的年轻人是现在执行局的圈旭东局长,我去时李家山法庭只有他们两个人。谢庭长人很热情,他指着身后一排土房对我说:这就是你和我们今后一起要战斗的地方啦。就是这样一句朴实的话语,一下子把我的心拉回来了,并且拉近了。从那天开始,我学习并协助庭长立案、调查、参与案件调解、送达文书、装订卷宗,一切在忙碌中开始了我在法庭的工作与生活。

    那时候,李家山法庭受理的案件不多,一年也就七八十件案子左右。法庭管辖李家山和海子沟两个乡,这两个乡在湟中县来说是地处偏僻、山大沟深、面积较大且人口较多的两个乡,村民民风淳朴但文化素质较低,法律意识也较淡薄。法庭受理的案件大多数是一些夫妻不和、邻里纠纷、欠债索赔这些小是小非的家庭矛盾案件居多,这些案件看似小事,解决不好却影响家庭和睦和社会和谐。记得那时在审理案件时有个规定,就是即使争议不大、法律关系非常明确的案件,都必须要到当事人家中和所在的村子里进行调查,做双方当事人和相关知情人的调查询问笔录后才能进行开庭,这是审理每起案件的必经程序,现在这种上门调查的必经程序已被取消,因此在当时,上门调查了解一起案件,交通就成了我们的老大难问题。那时,法庭的交通工具是一辆“幸福”牌两轮摩托车和两辆飞鸽牌自行车。在法庭周边附近,往往就骑着自行车去调查送达,也挺方便的,但是去院里打印材料、法律文书盖章或到较远的海子沟乡的村里去送达、调查就不那么方便了。海子沟乡离法庭有二十余公里甚至更远,整个海子沟乡真如其名,沟壑纵横,交通极为不便,通往海子沟乡的道路也就是一辆手扶拖拉机刚刚能过去的沆沆洼洼的土路。在晴天,办案回来后首先就是洗车、洗鞋、洗衣服,这都没有什么,但进入村里后如果遇上下雨,那么你就不得不考虑如何在村里过夜的问题,那是因为摩托车在乡间的泥泞路上根本无法行走,如果看着雨一天两天下不停的苗头,那就只好卷起裤腿,深一脚浅一脚走上五六个小时走出山里回到法庭是常有的事,因为有当事人在法庭等着接待,手头其他的案子还要正常办理,呆在村里两天三天那是不可能的。说起送达,有件趣事至今让我记忆犹深,那是在一个晴朗的冬日,庭长带我去海子沟乡一个叫黑沟的村子里调查一起小两口离婚的案子,由于自己刚到法院不久,还没有配发制服,虽然冬日的阳光很灿烂,但在摩托车上行走的滋味仍不太好受,近一米九零个子的庭长让我穿了他的一件黄呢子大衣御寒,那件大衣穿在我身上直到脚跟。也许是庭长的驾驶技术真的欠佳,也许是山路上坡实在太陡,当摩托车行驶在一个积满厚厚的黄土的陡坡时,摩托车冒着青烟吼叫着最终没有冲上去,车身摇摆了两下后,两人被摩托车压在了尘土中。看着两人一身的尘土,庭长恼火地终于向我吼叫起来:“看着车子上不去了,你不知道提前跳下来吗?真是!”看着裹在自己身上到脚跟的满是尘土的大衣,我真恨自己平时没有练就出从行走的摩托车上跳下来的能耐。虽然挨着批评,但看着灰头土脸的庭长,我还是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看着他瞪着我的恼火的眼神,我始终没敢笑出声。事隔这么多年,每每想起这件忍俊不禁的趣事时,却也更加怀念当时的那情那景。

    描述一下那时的法庭,李家山法庭始建于1980年,我去时法庭已度过了十余载的风雨。除了破旧的院墙和大门外,一亩见方的院子里座西朝东一排“土担梁”的九间平房,因为年久失修,一到雨天就经常漏雨,屋内墙壁四周都裂开了缝。屋前的花园旁一个水井,一个摇起来吱吱作响的辘辘架在水井上面。没有专业的审判庭,一间窄而深的光线昏暗的办公室,既是审判庭,也是调解室。没有电话机,通讯要到隔壁的邮电所通过载播机来联系,电话接通后也是嗡嗡作响听不清那头说话的内容。一个青黑而发亮的烤箱,几张歪歪斜斜的旧办公桌椅,表面油漆已经掉光,泛出岁月的痕迹,这就是我们当时办公的全部家当。没有任何贬意,也许说来你不相信,曾经有几个当地的老人牵着牲畜来到法庭,问我们的法庭是不是兽医站,原来他们是来给自己的牲口看病的。看着一脸着急的老汉,我们只有耐心地指明不远处的兽医站并看着他们牵着牲口走远后,三人相视半天,唏嘘不已。

     生活总是有苦有乐,法庭的工作环境虽然艰苦,可也不乏欢乐在其中,因为当经历数个小时山路的跋涉,受到老乡热情接待的时候,我感到了快乐,我感受到这里人们的淳朴;当看到走到离婚边缘的夫妻通过我们的调解工作,重新和好的时候,我很快乐,我感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当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子女手中拿到赡养费的时候,我很快乐,我感受到法律所蕴含的强大力量。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起赡养案件,83岁的王奶奶有七子三女,照理该是她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谁知几个儿子为赡养问题相互推诿,无奈之下,王奶奶只得在3个女儿家轮流居住。但是,依据当地风俗,有儿子的老人长期居住在已经出嫁的女儿家不合适,因此,王奶奶在女儿家过得也不顺心。一天,老人步履艰难地来到了法庭,向我哭诉了自己的遭遇。王奶奶的不幸遭遇,让我心绪难平,在安慰王奶奶的同时,我在心里暗暗思虑,一定要给王奶奶一个公道。受理这个案子后,我首先找王奶奶的儿子们谈心,在了解到老四媳妇为人比较厚道后,他们建议让王奶奶与四儿子共同生活。经过我耐心的主持调解,最终,达成了王奶奶和四儿子一家生活,其他6个儿子每月按比例支付一定的赡养费,并将每年的赡养费于当年1月10日前交到法庭的协议。之后,王奶奶的6个儿子先后将赡养费交到了法庭。王奶奶的生活问题解决了,可是她过得舒不舒心,成了我时常牵挂的事。于是,闲暇之余,我常常前往王奶奶家拉家长。去的次数多了,王奶奶的几个儿子也深受感动,在对我感谢之余,他们对老母亲的生活也更关心了。

    一天闲暇之余,我又去了王奶奶家,一看到我来了,老人家高兴极了,她拉着我的手不放。听老四媳妇说,虽然老奶奶眼神不好,可是每当我走进家门,她都能认出来,比见了亲人还高兴。前些日子,四媳妇发现老太太开始绣花了,后来才知道,老奶奶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花了10天的时间为我缝制了两双绣花鞋垫。

    那天临走时,王奶奶久久拉着我的手,深情地说:“其实,我每天都盼着你能来,可是,我也知道你们忙,你们是为老百姓主持公道啊!”也许,王奶奶如今已不在人世了,可是,那两双绣花鞋垫,至今一直放在我的抽屉里,那是老人家饱含深情的一片心意,我怎么舍得垫在脚底下呢?”

        王奶奶的事后来在当地村子里传开了,一股爱老敬老的风气在村中悄然兴起。两双绣花鞋垫饱含了老人的一片深情厚意,同时我想,这也是一名基层普通法官对普通老百姓爱心的传递所产生的正能量效应吧。

    类似的感人情景,在办案过程中我感受了很多很多,它只是我办案当中体会到众多快乐和幸福的一个缩影。在生活中,勤劳的我们依然快乐充实。每年开春后,我们在院子里种上油菜、土豆、萝卜和蒜苗,屋前屋后洒下菊花、芫荽、刀豆和向日葵种子,种下了花草和蔬菜,也就种下了绚丽的色彩和丰收的希望。夏天来了,院子里花红柳绿,鸟语花香,蝶飞蜂绕,一片生机昂然,那种劲头,就像是要把积蓄了一年的力量都展示在世人面前,那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丽,这种美丽不需要温室和施肥,需要的仅仅只是几场春雨。我喜欢这种美,就如同我们的审判工作一般,虽然平凡,但却具有无穷的力量。

    就这样,在李家山法庭,我孤寂而快乐、温馨而苦涩地工作和生活了近七个年头。在法庭的七年里,我从一名书记员成长为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在七年里,我也和我的同事们在田间地头为农忙的农民调解过民事纠纷,我们在学校的操场上讲过法制课,在村头也曾摆上“审判员、书记员、原告、被告”开过庭,场面虽不庄严也不肃穆,但是法律的神圣却刻在人们对法官的信念里,写在老百姓的眼睛里。在这里,我认识了工作在最基层却乐于奉献的可敬的庭长和同事,也认识了辖区农村最朴实善良的可亲的老百姓,这种收获是任何书本上都得不到的,这段时光又是我难以忘怀的,它们都让我终身受益。在法庭工作的第五年,老庭长光荣地退休,干了一辈子政法工作的他最终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心爱的工作岗位,我永远也忘不了他离开前对我说的话:“做人最重要的是要踏实本份,做一名人民法官,一定不要忘记时时刻刻要用一颗真诚的心对待每一个当事人,只有那样,你才会对得起你肩扛的天平,回首你工作历程时才会觉得问心无愧!”老庭长简单朴素的教悔从那时起就深深印入我的脑海,时刻鞭策和激励着我本份做人,踏实做事,在自己的人生和工作道路上不断前行。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屈指一算,离开李家山法庭已十四年了,如今的法庭已是充满现代化气息的法庭,往昔的痕迹已荡然无存。绿草茵茵的草坪,威严、庄重的数字化审判法庭,明亮宽敞的调解室、会议室、公寓化的宿舍,冰柜电灶一应俱全的干警食堂,无不昭示着国家的富强和法治的进步。那辆“幸福”牌两轮摩托车、吱吱作响的辘辘水井也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先进的交通工具和纯净的自来水。辖区李家山、海子沟两个乡早已沐浴着党的富民政策的春风,迈上了脱贫致富的步伐,迈上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康庄大道,村里硬化的道路平坦宽敞,再也没有了昔日的泥泞和尘土。欣慰的是我敬爱的老庭长仍然健在,儿孙满堂,尽享着天伦。目睹今非昔比的巨大变化,怀念和回忆过去那时我略带苦涩而快乐的法庭工作和生活,那一段工作经历,已成了我人生经历中的一笔宝贵财富,我感谢这段在法庭工作的日子,在那里,我体会到了百姓的疾苦,理解了公平和正义的真正涵义,懂得了用行动去履行自己的天职——为老百姓擎起公正。在那里,我磨练了自己、积累了丰富人生和工作经历,我学会了忍耐、宽容,学会了坚强、自信,学会了从点点滴滴着手做好每件本职工作。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虽然从乡村走出成为法官,但与农民有着割舍不断的情感,我要为农民排忧解难定分止争,这是我的神圣职责,因此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很沉。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只有在农村、在基层,我才能切实地感受到肩负的社会责任,才会更迫切地鞭策自己能为老百姓办实事、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

    衷心祝愿老庭长身体健康,衷心祝愿法庭的事业更加美好!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青海法院网    

 

关闭窗口

欢迎您 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