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青海法院 line 诉讼指南 line 裁判文书 line 专题报道 line 法官论坛 line 法律法规

关键字:
栏 目:
高级检索



 

再审申请人夏连东与被申请人徐署光合伙纠纷再审一案

——单方允诺与合伙协议混合《承诺书》应否撤销之认定

作者:省高级法院 王依莎  发布时间:2017-08-10 15:15:09


  基本案情

  再审申请人夏连东因与被申请人徐署光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民三终字第004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6年4月29日作出(2016)青民申51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夏连东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学忠,被申请人  徐署光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甘爱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徐署光向一审法院起诉称,徐署光与西宁市城北区市场建设物业管理中心续签了《商铺租赁合同》。继续租赁市场7号、8号铺面卖牛羊肉。2015年6月3日,夏连东领五名家人冲到徐署光家中,要求徐署光和其共同经营牛羊肉铺。夏连东之子书写一份“承诺书”,声称其黑道、白道都有人要收拾徐署光。在他们威逼下,徐署光在“承诺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该“承诺书”从内容上看是夏连东和徐署光共同经营牛羊肉铺的一份协议。但该协议内容违背了诚信原则、自愿原则,也违背了合同法的其他相关规定。请求判令:撤销双方签订的合伙协议;本案诉讼费由夏连东承担。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4年 12月14日,徐署光与西宁市城北区市场建设物业管理中心续签了《商铺租赁合同》,继续租赁市场7号、8号铺面卖牛羊肉。2015年6月3日,夏连东带领五名家人到徐署光家中,要求徐署光与其共同经营牛羊肉铺。夏连东之女书写一份《承诺书》,徐署光在《承诺书》上签名,具体承诺如下:“1.牛羊肉铺面同夏连东出资3万元押金,获得铺面的使用权。2.自2013年12月1日双方协商共同经营牛羊肉铺。2015年夏连东个人原因,不参与2015年整年的经营,由本人全权经营,但此协议于2016年1月1日起继续生效,共同经营此牛羊肉铺。如有违约,夏连东有权收回此牛羊肉铺,本人不得有异议,尽管肉铺法人是本人,夏连东有权收回”。一审法院认为徐署光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徐署光的诉讼请求。

  徐署光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二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徐署光提交的其与西宁市城北区市场建设物业管理中心签订的《商铺租赁合同》、《营业执照》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可以认定,徐署光为本案涉诉商铺的合法经营者,商铺一直由其独立经营,徐署光与夏连东无书面合伙协议,夏连东亦不了解商铺的经营情况,且双方从未对经营情况进行结算,夏连东关于商铺系其与徐署光共同经营、商铺押金由其交纳的主张无证据佐证,不予采信。从徐署光在《承诺书》签名的过程看,夏连东及其家人在徐署光家中就共同经营事宜与徐署光协商近三四个小时,后徐署光才在夏连东之女起草的《承诺书》上签字。该《承诺书》认可商铺押金三万元由夏连东交纳,并由徐署光、夏连东共同经营,并约定如有违约,夏连东有权收回商铺,徐署光不得有异议。从《承诺书》内容看,既不符合事实,又显失公平。徐署光向西宁市城北区市场建设物业管理中心交纳押金并签订《租赁合同》后即取得商铺的合法经营权,由于《承诺书》的出具,徐署光的既得利益因此而受到损失,事后徐署光虽未报警,但其于2015年6月29日即向人民法院起诉申请撤销该《承诺书》,主张《承诺书》并非其自愿和真实意思的表示,原审判决以其未报警为由,认定其主张胁迫的理由不能成立,驳回其诉讼请求有误,应予纠正。二审法院判决:一、撤销西宁市城北区人民法院(2015)北民一初字第469号民事判决;二、撤销徐署光于2015年6月3日出具的《承诺书》。

  再审申请人夏连东申请再审称,在收到二审判决后调取了屠宰经营户尔力的收款收据,可以证明双方存在合伙关系,二审法院以夏连东没有任何投资认定《承诺书》显失公平,二审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实;依据未经质证的视频资料作出判决,违反法律规定。徐署光主张《承诺书》违背诚实信用、自愿原则并未主张《承诺书》显失公平,二审法院以显失公平为由撤销承诺书没有依据。请求撤销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民三终字第478号民事判决,维持城北区人民法院(2015)北民一初字第469号民事判决。 被申请人徐署光以原审诉求的理由进行了答辩。  

  再审查明,再审对原一、二审查明的承诺书由夏连东之女书写,徐署光签字的事实,夏连东与徐署光不持异议,予以确认。 

  裁判结果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七条“人民法院经再审审理认为,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应予维持;原判决、裁定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阐述理由方面虽有瑕疵,但判决结果正确的,人民法院应在再审判决、裁定中纠正上述瑕疵后予以维持”的规定,原一审判决理由表述欠妥之处应予纠正,对一审判决结果应予维持。原审原告徐署光要求撤销双方签订的合伙协议,缺乏事实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民三终字第00478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青海省西宁市城北区人民法院(2015)北民一初字第469号民事判决。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徐署光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徐署光负担。  

  裁判理由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原告徐署光要求撤销双方以《承诺书》为表现形式的合伙协议,该《承诺书》记载的关于共同经营部分有徐署光对案涉牛羊肉铺共同经营的意思表示,未对双方合伙关系中的权利义务进行明确约定,不符合可撤销的条件,当事人可对合伙关系另行协商。《承诺书》记载的出资及违约责任等内容属于徐署光的单方允诺,不必然产生法律约束力,双方在实践中如有争议应协商解决或另行起诉。徐署光主张该《承诺书》的协议内容违背了诚信原则、自愿原则而要求撤销缺乏事实依据。据此,该请求依法不能得到支持。二审法院未针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以《承诺书》内容既不符合事实,又显失公平为由撤销该承诺书显属不当,应予纠正。

  案例注解

  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本案一审原告徐署光起诉主张《承诺书》违背诚实信用、自愿原则,提交的视频资料等证据,与其主张不具有关联性,均不能证明其在承诺书签字时受到威胁、其权利受到妨害。因而徐署光主张该《承诺书》的协议内容违背了诚信原则、自愿原则而要求撤销缺乏事实依据。

值得一提的是,原审被告夏连东辩称徐署光出具的是承诺书,并非合同,承诺是否撤销,不属于法院的受理范围。那本案争议的《承诺书》到底是否仅是徐曙光的单方允诺呢?结合本案《承诺书》的具体约定分析,《承诺书》中关于“继续共同经营”部分的约定属于对继续合伙达成的合意,而徐曙光承诺“如违约夏连东收回牛羊肉铺本人不得有异议”属于徐曙光放弃自己权利,给自己设定义务的单方承诺,故而本案《承诺书》兼有单方允诺与合伙协议性质。需要继续深入研究的是,兼有单方允诺与合伙协议性质的《承诺书》既然未违反诚实信用、自愿的原则,那是否构成单方允诺或者合伙协议的可撤销要件呢?就应结合法律规定以及具体案情分析。

  从承诺书签订的过程看,夏连东一家人到徐署光家商量涉案牛羊肉铺经营问题,向徐署光表明继续经营涉案牛羊肉铺的意思表示是向徐署光发出的要约,徐署光在由夏连东之女书写的承诺书上签字的行为表明是对要约内容的认可,以承诺的形式形成了合意 。至此,在双方之间产生了继续合伙经营涉案牛羊肉铺的合同内容。该《承诺书》记载的关于共同经营部分,仅有徐署光对案涉牛羊肉铺继续合伙的意思表示,即“自2013年12月1日双方协商共同经营牛羊肉铺”“此协议于2016年1月1日起继续生效,共同经营此牛羊肉铺”,以上约定仅是双方对继续合伙经营达成了合意,同意继续合伙经营。当事人未以该协议属于因重大误解订立的或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提起撤销之诉,且《承诺书》亦未对合伙关系中的权利义务进行明确约定,不符合可撤销的条件,当事人对合伙关系可另行协商。

  单方允诺是指表意人向相对人作出的为自己设定某种义务,使相对人取得某种权利的意思表示 。本案夏连东与徐曙光在《承诺书》中约定“如有违约,夏连东有权收回此牛羊肉铺,本人不得有异议”,属于徐署光放弃经营权利,向夏连东交回牛羊肉铺的单方允诺。民事主体一旦作出允诺的意思表示,即应恪守信用,自觉受其约束,不允许随意撤回允诺。单方允诺属于单方民事行为 ,不能依据《合同法》提起撤销之诉,仅能以该单方允诺是否违反《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无效确认之诉 ,而该单方允诺未在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所为,因此不属于无效的民事行为,双方如在实践中有争议应协商解决或另行起诉。《民法总则》(草案)第四、五、六条将《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的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原则分别规定应当遵循自愿原则、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对基本原则作了丰富和补充,为法官将来在依据基本原则裁量案件中提供了充分的的依据。本案如依据《民法总则》(草案),就可以第四条、第六条为原则,结合案件具体情况作出裁判。

  《民法总则》(草案)第六章对民事法律行为作出了具体而详细的规定,明确规定了民事法律行为和基于单方、双方或者多方的意思表示一致成立,规定了民事法律行为有效的要件,规定何种情况下的民事法律行为可以撤销。如本案按照《民法总则》(草案)进行处理,按照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要件判断,行为人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不违背公序良俗,即可认定为有效,且该单方允诺不符合第一百二十四条、一百二十五条、一百二十六条规定的可撤销的要件,亦可作出如上判决。《民法总则》(草案)亦增加了意思表示的规则,对确定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具有重要作用。

第1页  共1页

编辑:包志强    

文章出处:青海审判    

 

关闭窗口

欢迎您 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