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青海法院 line 诉讼指南 line 裁判文书 line 专题报道 line 法官论坛 line 法律法规

关键字:
栏 目:
高级检索



 

上诉人依工聚合物贸易(上海)公司与被上诉人昆山市三维换热器有限公司、第三人上海橡四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规范适用公平原则合理分配合同损失

作者:省高级法院 韦莉  发布时间:2017-08-10 15:10:33


  【基本案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依工聚合物贸易(上海)公司(以下简称依工聚合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昆山市三维换热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维公司)、第三人上海橡四防腐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橡四防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12日作出(2012)西民二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依工聚合公司不服,提出上诉。

  上诉人依工聚合公司诉称:(一)一审法院明显偏袒三维公司,枉法裁判。1. 一审法院在判决书“审理查明”部分照抄三维公司起诉状“事实和理由”部分的全部内容,而对依工聚合公司提交的大量证据不予置评,存在严重倾向性。2.在证据有重大瑕疵的情况下支持了三维公司在建设工程合同法律关系中购买辅材及雇佣施工队的全部费用;(二)一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1.双方在2009年11月23日及2011年5月6日分别签订两份《供货协议》。这两份协议除了主体外,在货物品种、数量、违约责任等核心条款的约定上均不同,一审判决只认定了2009年供货协议,未认定2011年的供货协议,事实认定错误,结果显失公正。2.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作为出卖方,对建设工程项下的工程质量没有法律上与合同上的责任。大量证据证明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存在不规范操作及施工环境、施工管理等问题,才致使工程质量出现问题,责任在三维公司。3.《供货协议》中“免费提供现场技术指导服务”的约定,是一般货物买卖合同的常规性约定。除非货物本身存在质量问题,否则依工聚合公司不应承担责任。;(三)一审判决法律适用存在严重错误。1.一审中原告没有提出解除合同的诉求,一审法院判决解除合同违反了“不告不理”的原则。2.在产品质量无异议的情况下适用合同法标的物瑕疵担保责任的条款错误。3.本案买卖合同的违约方是三维公司(提货后未付款),而非上诉人;(四)一审程序错误。1.一审法院没有依据依工聚合公司的申请调取相关证据。2.一审判决错误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以“被告亦无证据证实存在原告方面的原因致使产品不能使用”的理由认定“本案中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原因在依工聚合公司一方”认定错误。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改判驳回对方诉讼请求,判令对方支付所欠货款1401122.79元及违约金17346658.13元;3.对方承担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三维公司辩称:(一)原判认定事实清楚。1.原判在判决书中虽然没有单独列出2011年供货协议,但并没有否认这份证据;同时2011年供货协议是2009年供货协议的自然延续,两份合同除个别条款略有不同外,无根本性的差别。2.关于购买辅料和支付工程款等施工费用。在庭审质证时,上诉人对此表示无异议。因为上诉人自始至终都派人在施工现场,也清楚答辩人为施工耗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辅料。3.上诉人提出施工工艺存在问题。但上诉人先后提供了五份施工方案;在工程后期实行的每一道工序必须由其现场工程师签字确认合格后方可进入下道工序;上诉人两个工程师亲自示范施工也无法达到质量要求;其从国外总部请来的外籍专家对此也束手无策。4.本案是特殊商品买卖合同纠纷,其特殊性在于该产品是进口产品,在国内用于同类企业没有先例和经验。因此,在购买前多次邀请上诉人的技术人员到现场考察,向其介绍工艺条件、工艺数据等,请上诉人进行测试,并要求其提供现场技术指导。上诉人在购买前的测试和购买后的技术保障是答辩人确定使用该产品的先决条件。5.上诉人提供现场技术指导服务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客户能够正常使用该产品,实现合同目的。因此,上诉人应对技术指导的后果负责。(二)原判适用法律准确。1.关于解除合同,庭审中审判长征询过答辩人的意见,答辩人明确要求解除。2.瑕疵担保责任条款适用正确,答辩人认为产品生产商或销售商除了应对其产品质量本身负责外,还应对其技术指导的质量负责。(三)原判程序合法。关于上诉人要求提供招标、总包合同等文件与本案完全无关,答辩人无力也无义务提供。请求: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下半年,三维公司与依工聚合公司就买卖相关防腐产品进行沟通。依工聚合公司根据三维公司提供的参数进行了模拟测试,分别于2009年10月30日、11月3日、11月5日以电子邮件形式提供了三份测试报告,结论为:11480涂料经高浓度盐溶液浸泡,质量几乎没有衰减;硬度没有降低;与基材紧密结合,有较强的抗拉剪切强度;超低温下急剧受热后与基材结合情况与室温下无差别。2009年11月25日和2011年5月6日,依工聚合公司与三维公司先后签订两份《供货协议》,约定了货物品种、数量、单价(含税);货物的内在质量验收在施工过程中逐套确认;供方免费提供现场技术指导服务;逾期付款违约责任等内容。合同签订后,双方都依约履行了合同。三维公司在依工聚合公司的建议下又先后与兰州百山富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橡四防腐工程有限公司分别签订了《防腐工程协议》和《现场施工合同》,由上述施工单位进行防腐工程施工。施工期间防腐层多次出现各种问题,经多方多次召开协调会分析查找原因,后依工聚合公司又采取了更换施工方案、培训施工人员、现场监督指导、亲自示范施工、请外籍专家现场指导等措施仍未能有效解决,防腐产品使用失败。

  【裁判结果】

  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12日作出(2012)西民二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一、双方签订的《供货协议》有效;二、解除双方签订的《供货协议》;三、依工聚合公司返还三维公司货款313.6万元;四、依工聚合公司自行承担已耗用的价值128.14418万元的产品损失;五、依工聚合公司赔偿三维公司辅料、施工损失101.5528万元;六、三维公司返还依工聚合公司剩余价值206.7621万元的防腐产品。七、驳回依工聚合公司的各项反诉请求。宣判后,依工聚合公司不服,提出上诉。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6日作出(2013)青民二终字第30号民事判决。因本案买卖合同真实有效,双方均本着诚实信用原则切实履行了合同。鉴于现有证据不足以充分证明造成产品使用失败的具体原因,双方在签订和履行合同中均无过错,应基于公平原则分担相关损失。现有证据也不能证明第三人橡四防腐公司存在施工质量问题,故一审法院认定橡四防腐公司不承担责任,应予认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一、撤销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2012)西民二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二、依工聚合物贸易(上海)公司给付昆山市三维换热器有限公司各项经济损失1326438.6元,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三、驳回双方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和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双方各半负担。

  【裁判理由】

  综合当事人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焦点在于:

  (一)依工聚合公司应否承担产品质量瑕疵担保责任。本院认为,该案中防腐产品使用失败的问题经前所述显然不可简单归责于施工工艺的原因。同时,三维公司提供的证据只能证明产品最终使用失败,并不能确凿地证明存在产品质量问题。虽然之前的三次测试均取得成功,但在后期的施工中由于环境、管理、技术操作等情势变更原因导致失败。另外,标的物为特殊涂料产品,产品属性本身及使用涉及较高的专业知识和技术要求。造成产品使用失败的具体原因本应由专业技术机构予以鉴定,但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鉴定申请,依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系任一单方原因导致。双方也最大限度地履行了合同中,不能适用过错或无过错归责原则,由此产生的损失亦不可完全由一方当事人承担。应基于公平考虑作为处理本案的价值判断依据,以此平衡双方利益,使受损害的权利义务关系尽快恢复。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的规定,本案由双方当事人分担损失。

(二)三维公司应否履行货款给付义务和承担违约责任。本院认为,依工聚合公司提供的产品无法正常使用,经双方采取多种措施亦未能解决问题,同时给三维公司造成巨大损失,买受方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系客观事实,三维公司不支付剩余货款系合理抗辩,并非恶意拖欠。因此,三维公司不必再履行货款给付义务和承担违约责任。

  【案例注解】

  我国《民法通则》第132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以下简称《三审稿》)将公平原则在“民事责任”一章中不再作规定,在第5条单独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这一规定表明,我国民事立法已把公平责任原则以单条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确认了其作为民事责任归责原则的法律地位。

  合同中的均衡与公平原则是民法的精神基础之一,具体表现为,民事行为应体现相互性原则和等价交换原则。具体到合同法,一方负债务系因他方亦负债务,双方债务互为因果,互为对价,双方当事人之给付互为因果、互为依存。等价交换要求给付与对待给付之间具有同等价值,其具体衡量标准有主观等值标准和客观等值标准。

  在我国的民事司法实践中,公平责任原则通常在两种意义上使用:一是在处理损害赔偿案件时,根据具体情况公平合理地确定赔偿数额;二是在当事人对于损害的发生都不应承担责任时,依据公平原则由当事人分担责任。 公平原则的适用有其独特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公平价值目标的实现。

具体到本案中,正是运用公平合理协调当事人之间物质利益关系的精神,衡量无过错责任是否成立,在双方最大限度履行合同义务,现有证据确不能归责时,又运用公平原则确定损害赔偿数额和分担比例,化解了合同纠纷,稳定了社会关系,取得了较好的法律和社会效果。这与我国社会主义道德的公平观念和人们共同生活规则的要求是相符合的。同时,它也反映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性质。 可见,本案适用公平原则是适当的、成功的。

  但也有学者认为:“滥用公平责任原则会动摇民法的基础。”台湾学者王泽鉴曾指出,法院从宽适用公平责任原则导致“过失责任和无过失责任不能发挥其应有的规范功能,软化侵权法体系”。  法官根据案件实际情况,适用公平责任原则“酌情裁量”,使用标准模糊,弹性极大,使行为人难以据此预料行为的后果,安全价值较低。另外,公平责任原则的广泛适用往往会威胁到过错责任原则和危险责任原则的安全价值。换言之,行为人依过错责任原则和危险责任原则不承担责任时,由于公平责任原则的存在,其对行为后果是否承担责任仍不确定,从而累及该两原则的安全性。这也是反对确立公平责任原则的主要理由。我国长期以来受计划经济体制影响,对于公平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还处于模糊阶段,常常将之混同于平均。 

  笔者认为,就我国实际情况而言,公平责任原则有其独特的法律价值,它能弥补过错责任原则和无过错责任原则的不足,一定程度上承担起保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任务,因此还有其必要性。事实上,公平原则不仅作为立法指导思想与立法精神贯穿始终,而且作为一种立法技术手段可以弥补成文法条的局限性。但是,适用公平原则应当有着严格的前提和条件,并非法官在法律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任意援引的“兜底性”原则。笔者以为,在司法审判实践中适用公平原则处理案件,应做到以下两点:第一,保障当事人意思自治优先。在民法基本原则的价值排序中,自愿原则优先于公平原则;第二,严格限定公平原则的适用。公平原则的适用应当限定在在情事变更和公平责任两项民法具体制度之上。 

第1页  共1页

编辑:包志强    

文章出处:青海审判    

 

关闭窗口

欢迎您 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