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青海法院 line 诉讼指南 line 裁判文书 line 专题报道 line 法官论坛 line 法律法规

关键字:
栏 目:
高级检索



 

共和国第一位撒拉族大法官马有功

(原题)西部明月照法魂 ——记撒拉族大法官马有功

作者:李卓凝  发布时间:2017-07-18 09:12:00





                                              撒拉传奇

        撒拉族是突厥乌古斯部撒拉尔的后裔,“撒拉尔”意为“到处挥动剑和锤矛者”,西亚撒马尔罕人与周围藏、回、汉、蒙古等族长期杂居融合,繁衍吸收,发展而成今天的撒拉族,信奉伊斯兰教,主要分布在青海循化一带。

        1933年 10 月,循化县孟达乡的撒拉族媳妇海姐总算松了口气。身高1米77的她,如果不是在31岁终于生下长子,丈夫很快就要纳妾进门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改变全家命运的男婴,以后会成长为共和国的第一位撒拉族大法官,他就是马有功。

        这个贫苦的家庭中,有一棵远近闻名的神奇的核桃树。有功的爷爷有一次在地里干活,看到一棵核桃树的幼苗,捧回家里种下,没想到数年后这棵树结的核桃果实直接裸露在外。当地曾有人试着用果实去培植,但结出的却是普通薄皮核桃。一百五十年中,各种科研机构前来考证,也没能解开其中的奥秘。

        小有功9岁那年,父亲生病撒手西去,留下了四个年幼的儿子,最小的还在吃奶。刚刚40岁的海姐没有时间落泪,种地、捡粪、砍柴、淘金,所有男人女人该干的活她都一个人咬着牙扛了下来,并让小有功坚持读书。在这种环境下,小有功目睹了太多的有钱人为富不仁和仗势欺人,内心呼唤着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心灵手巧的海姐,在灯下能比着借来的中山装,为儿子缝制出一模一样的外套。1951年,17岁的马有功穿着母亲赶制的新衣,步行6天6夜,来到兰州,考取了西北民族学院法律系,开始人生重要的启航。

        在学校里,他如饥似渴地学习政治思想和法律知识,政治觉悟和法律理论都有了明显的提高。他睁大好奇的眼睛,仔细聆听老师授课,第一次知道马锡五审判方式是那样贴近生活,与旧社会的官老爷审案有着很大的区别。时任西北局领导习仲勋亲临学校,鼓励少数民族同学与汉族一道共同建设新中国,做新中国的主人,并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1954年,年轻的马有功毕业回到循化,成为循化县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也成为了母亲的骄傲。

                                               临危受命

        1958年,国民党残余势力以及少数反动宗教上层,以保护宗教的幌子在青海循化煽动反动武装叛乱。情况紧急,毛泽东主席亲自做出批示。当时年仅26岁已经担任县法院副院长的马有功临危不惧,及时处理了一起又一起应急事件。1959年,组织上选送他去北京的中央政法干部学校学习。校长彭真亲切的教诲,使他深深理解了法的理念和一个多民族国家对法的呼唤和需求。最幸福的事情,是多次同其他同学一起来到民族文化宫,和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跳舞,度过愉快的周末。记忆中周总理是那样英俊智慧、和蔼可亲。带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希望和嘱托,马有功回到家乡循化,历任县检察院检察长、县法院院长、县委书记、县长,后调任青海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1988年,53岁的马有功被选任为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成为共和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撒拉族大法官。

        1993年,因台湾“脑筋急转弯”节目中的不当侮辱内容引发了穆斯林的愤怒,在境外势力操纵下,全国多地穆斯林集聚地引发示威游行,青海等地为重灾区,循化的局势更为严峻,近百辆货车聚集,满载着被调唆起来的穆斯林群众将到西宁、北京去上访、静坐。青海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马有功带队,进驻循化地区处理。

        马院长带领着法院的回族同志马不停蹄地赶至循化,第一时间召集县里科以上干部开会,讲党历来的民族政策,讲安定团结对西部边陲的重要,讲1958年叛乱的血的教训,讲此次发生事件的真相,首先稳住了当地主要干部。接着,亲自拜访寺里的阿訇,苦口婆心地解释事情的原委,事件终于平息了。十多天后,疲惫的马院长不负众望返回西宁。就在当月,他迎来了自己的六十岁生日。

        马院长当年曾在会上说,经济建设要搞,但刀把子抓在谁的手里这个问题也不能忽略。青海是达赖的家乡,藏独活动一直暗流涌动,一些境内外势力一直假借宗教自由、尊重人权等名义阴谋破坏国家完整。针对近年来藏区僧人以护教为名的自焚事件,已经退休多年的马院长拖着病体,亲自给每个牧区的中院院长打电话,提醒他们保持政治的警觉,不要忽略这些事件背后深藏的分裂国家的不法目的。

                                               高瞻远瞩

 

        马有功院长在位十年,曾被选为十一届全国党代表,共办了三件大事。

        他以法院二审死刑案件公开审判为突破口,组织审判人员到案发地开庭,带领审委会成员就地旁听,就地宣判。在此基础上,逐步推进健全审委会、合议庭议事规则,亲临全省50多个法院检查指导。经过4年的努力,使二审死刑案件由过去的书面审理走向全面公开,走在全国前列,并由此带动了民事、行政案件的依法公开审判。他认为严肃执法是审判工作的核心,公开审判是严肃执法的重心,是法院改革的重要内容。他坚持贯彻用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宪法原则,对公开审判也起到了促进作用。

        作为一名得益于系统法律知识学习的少数民族干部,他对加强教育有最深切的感受。针对青海地区法官法学基础薄弱、人员分散的现状,省院党组提出 “舍得领导、舍得资金、舍得人员”方针,在法律业大集中办学,被最高人民法院推荐为“青海模式”向全国法院介绍经验。他深刻地感受到边疆稳则国家稳,致力于选拔少数民族干部到大专院校学习,让他们深刻感受祖国大家庭的温暖。经过10年的努力,全省法院法律大专以上学历的干警由6.6%提高到75%,为日后青海法院工作的长足发展奠定了基础,在省人民代表大会上受到高度评价。

        针对青海广大牧区流散放牧的特点,马院长力主成立了“马背法庭”,方便牧区诉讼,为一线牧区带去法律的温暖和威严。当年来青调研的最高人民法院林准副院长亲笔题词:“马背法庭”是青海各族人民创造的法庭。

        对学成归来的博士、硕士,马院长一直竭尽全力重用,但如有更好的选择,他决不强留。他认为人才是国家的,应该放到更能发挥作用的位置上。 他立足于百年树人的理念,破格提拔了一批青年干部, 如今这批人已经成为青海及内地司法系统的中流砥柱。

                                               铁汉柔情

        马院长有两个女儿,一位在家乡终身务农,另一位也没有工作。作为一名省部级干部,他没有给家人谋取任何私利。当年“东方时空”栏目的记者董倩采访第一位共和国撒拉族大法官时问:“为什么不给家人安排工作?你这样做,对得起她们吗?”马院长斩钉截铁地回答:“毛主席教导我们不要以权谋私!”这些在今天被很多人看作老土的回答,实际是他的肺腑之言。

        当年在全院大会上,他激动地讲:“每次路过牧区那些荒凉的路段,我都要向路边的养路工挥手致意,他们的父辈,最早从内地来到青海,献了青春献子孙。比起他们,我们这么好的办公条件,有什么资格喊苦叫累?”

        2016年初冬,已经耄耋之年的马院长再次来京为西部儿童先天性心脏病免费手术筹措资金。没有人知道这位北京街头拿着数百元的手机在外孙陪同下的身形高大的平常老人曾有过的辉煌。

        对自己和家人近乎苛刻的严格要求,对普通劳动者的牵挂,对青年干部的关心提携,彰显了一位大法官的大爱情怀。

                                               老骥伏枥

 

        2016年5月,83岁的马有功院长来京见到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两位相差近30岁的大法官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他们之间 ,正好跨越了中国法治进程的30年。马院长高度评价了全国法院近几年的工作,感慨两会期间最高法院工作报告连续两年高票通过背后法院同志付出的艰苦努力。周强院长力邀老院长参加8月在舟曲举行的民族法制文化与司法实践研讨会,后又做出重要批示:“原青海高院院长马有功同志事迹感人,中国法院博物馆可以搜集、展览马有功同志和其他大法官事迹材料”。

        如今,审判工作已经基本实现了全面信息化管理,大数据时代打造智慧法院已成为必然趋势。但没有马有功院长等几代人“马背法庭”精神的无私付出,就没有法院工作的今天。

        六十三年前,一个来自河湟谷地的撒拉族少年,走出家乡,聆听到年轻的共和国对法制的呼唤。带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教诲,他回到西部默默耕耘了近六十年。正如他的名字一样,马有功为西部的稳定,为西部乃至青海法律工作殚精竭虑,不愧为有功之臣。原青海省省长、地矿部部长宋瑞祥称他为“西部的月亮。”

        他是中国法治的拓荒者,他是西部法魂的代言人。在他身后,一个强大的西部正在崛起,一个法制的国家正在迈向未来!让我们记住他的名字——撒拉族大法官马有功!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最高法院 天平文化月刊公号    

 

关闭窗口

欢迎您 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