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青海法院 line 诉讼指南 line 裁判文书 line 专题报道 line 法官论坛 line 法律法规

关键字:
栏 目:
高级检索



 

青海省在建设生态文明中的法治保障以及相关建议

作者: 循化县法院 任闻章  发布时间:2016-11-04 11:20:27


    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新的阶段,即工业文明之后的文明形态。生态文明是以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为基本宗旨的社会形态。西部大开发以来青海省把生态保护与建设摆在突出的位置。2007年我省就提出了生态立省的战略,2014年《青海省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总体方案》的出台,标志这我省开始用制度来守护青山绿水,2015年《青海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的施行,正式宣告我省的生态文明建设进入法治轨道。结合青海省具体省情以及在建设生态文明中的法治历程,笔者给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和思考。

    一、生态文明建设是我省今后发展中的重要战略方向

   (一)我省严峻的生态现状决定了构建生态文明的重要性以及迫切性

    青海省恶劣的自然条件和脆弱的生态环境,历史之中保护与建设投入不足,以及人类对大自然的过度开发与摄取使我省生态环境不断恶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土地荒漠化形势严峻,由于过去对草地盲目开垦,过度放牧,鼠灾泛滥等原因导致土地荒漠化面积越来越大。二是草地退化面积逐年增加,如黄河、长江源区大部分草地呈不同程度退化,可利用草地逐年减少,直接影响该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三是由于全球温室效应所致,分布在我省的雪山雪线逐渐上升,冰川面积逐年减少。雪线的上升,冰川的萎缩会减少对流域内河流的水流补给,下游地区供水量大大减少,最终导致水资源紧张的情况发生。四是泛滥开采导致生态系统破坏严重,我省蕴藏有125种矿藏资源,是资源大省,因此引来了不少淘金者,在没有任何行政许可之下,违法开采大行其道,乱挖乱采的行为给当地的生态系统造成了毁灭性的灾害。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恢复生态环境是个世界难题,再加上我省因为自然条件恶劣,自然修复能力低下,物资支援缺乏,所以我们没有条件,没有本钱,更没有资格去挥霍浪费自己的自然生态资源,唯有坚持生态立省的原则,才是保持三江常清,青海常绿的最优选择。

   (二)从政治意义上来看,生态文明建设是我省今后发展之中的重中之重

    党的十八大报告中首次将生态文明建设放到了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并列的高度,并且将其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的战略布局之中。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快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十八届四中全会将生态文明提到了法治化建设的高度。十八届五中全会中五大发展理念的发展方向中,“绿色发展”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生态文明建设不断在被中央提及与强化,上升为这届国家领导人治国理政中的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在全国“两会”和在青海考察工作期间都讲到青海要“扎扎实实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和“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由以上可知生态文明建设对于我省而言是头等重要的政治任务。

   (三)生态的好坏对于社会稳定以及民族团结有着重要意义

    社会的高速发展如何与自然环境互不影响,在如今世界范围内是一个无解难题,在我国也是存在大量的真实案例,如:1、2005年4月1 0日,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爆发大规模冲突。东阳市政府将数家化工厂、农药厂迁到当地建成“化工工业园”。据农民投诉,自从化工厂迁入后,环境严重污染,稻田不生,山林被“毒死”。农民因不满化工厂污染环境,占据化工厂,与入厂警察发生冲突,致数十人被打死,逾千人受伤,遭推翻或破坏的警车多达数百部。2、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一车间发生爆炸。爆炸发生后,约100吨苯类物质(苯、硝基苯等)流入松花江,造成了江水严重污染,沿岸数百万居民的生活受到影响,广大市民不得不购买纯净水以备生活之需。3、2007年由于担心“PX”项目工厂建成后危害身体健康,广大厦门市民在市政府门口发起散步抵制运动,直至政府宣布“PX”项目落户漳州为止。上述案例告诉我们随着社会的进步,公民维权意识的提升,生态环境已经与社会的和谐稳定息息相关,搞好生态文明,就是在建设和谐社会。

    藏族是青海省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居住区域最广的一个民族。藏族是我国最具有环保观念的少数民族之一,无论是历史上的官方规定、宗教教义、生活禁忌、乃至部落规定都能找到与保护环境的相关内容,甚至有人将这些内容总结为藏族环保习惯法。 藏族同胞如此重视生态环境有民族习俗、宗教观念、生活习俗等因素的原因,但最重要一点是因为广大的藏族人民过着游牧的生活,牛羊的数目,财富的多少取决于河水是否充盈,牧草是否茂盛,生态环境的优劣直接影响着他们的生活水平的好坏。但是由于外来人口不按国家相关规定胡乱采集虫草,到处挖掘矿产等经济行为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当地牧民因此屡屡与外来人口发生冲突,甚至有的升级为群体性事件,给当地带来了不稳定因素,也直接影响到了青海的民族团结稳定大局。

    二、青海省在建设生态文明中的法治保障

   (一)青海省在建设生态文明进程中的立法保障

    十八大以来,我省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为此从省级到各市、州、县出台了一大批环境保护领域的地方性法规,这些法规都立足地方特色,体现出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保护理念,促进了我省生态文明法治化的建设。例如《青海省湟水流域水污染防治条例》、《青海湖景区管理条例》、青海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办法、《青海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青海省可可西里自然遗产地保护条例》、《西宁市南北山绿化管理条例》、《西宁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林木管护条例》等法规、规章。尤其是2015年3月1日起施行,经青海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的《青海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这是我省诞生的第一部省级生态文明建设立法。该条例公有七章76条,分别对青海生态文明建设的责任主体、规划与建设、保护与治理、保障机制、监督检查法律责任等内容做了规定,生态保护第一的理念和精神贯穿到了整部条例当中。

    (二)青海省在建设生态文明进程中的司法保障

    2015年12月28日经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第26次审判委员会研究通过出台了《关于环境资源案件跨行政区域集中管辖实施意见(试行)》,这个意见出台是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积极回应党中央以及省委关于贯彻“青海要保护好生态”这个重要政治指示的司法举措。今后,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城西区法院等8个法院集中管辖全省资源环境类案件,此类案件的集中管辖体现了我省审判机关在司法活动中对生态环境的高度重视,并且有助于在审判活动中排除各种干预,保障当事人诉讼权益,确保法院公正的审判各类资源环境类案件。

    2015年5月1日青海省各级检查机关开展了打击破坏生态环境资源犯罪专项活动,通过专项活动来打击破坏生态环境资源犯罪这在我省尚属首次,专项行动主要围绕矿产资源开发审批、监管,采矿权转让,重大环境污染事故、重点项目、生态保护重点工程等环节和领域。

     2016年3月国家林业局驻西安专员办、青海省人民检察院、青海省公安厅、青海省林业厅联合下发《关于建立青海省预防和惩处涉林违法犯罪协同工作机制通知》,该通知旨在探索建立全方位的林业生态资源保护机制,发挥相关部门职能优势,加强工作协同和执法联动,促进依法行政,预防和惩处涉林违法犯罪行为,更好的保护和发展林业生态资源。

    (三)青海省在建设生态文明进程中的其他法治保障

    1、环保部门在执法过程中,加大执法力度,建立与司法部门直接衔接的执法模式。2015民和县环保局对私自开闸泄水清淤,导致湟水河下游水质受到影响的水电站负责人予以行政处罚后移交至公安局,公安局依法对其予以行政拘留,成为青海省首例因环境违法行为被拘留的案件。同年,格尔木市环保部门对该地的一家私设暗管及渗坑向荒地排放含铬废水的环境违法行为,处以罚款,对其涉嫌犯罪的行为移送司法机关,最终对其追究刑事责任,这是我省首例由环保部门移送司法机关的环境犯罪案件。

    2、2016年青海省环保厅开展了“全省环保系统行政执法人员资格清理的活动”。此次环保系统清理门户的行为,最终目的是通过淘汰不符合条件的执法人员,,规范文明规范执法,加强环保执法人员的执法水平,建造一支高素质的环保执法队伍。

    三、青海生态文明法治建设中的相关建议

  (一)在立法层面的的相关建议

    1、在我省生态文明立法进程中适当提高地方环境标准

    我省的环境标准采用的是国家标准,但目前国家环境标准普遍低于发达国家标准,我省生态脆弱,环境恶劣,尤其作为国家的生态安全屏障,环境标准理应在国家标准之上。青海省环境立法过程中应参考WTO环境规则,以及西方发达国家的环保立法、环境标准,并组织相关学者专家论证、研讨,结合我省实际省情制定和修改地方环境法规、规章和环境标准。

    2、在环保立法中对于已经在少数民族地区形成的关于环保方面具有很强规范作用和制度生命力的习俗,对其中合法、合理部分应以地方立法的形式予以确认。藏族是我省世居民族,他们在青藏高原代代相传下来具有环保观念的生活习惯,生活禁忌的民族习惯法,应当在本地区立法过程中有所体现和保留。

    3、在立法中完善生态环境建设中的补偿机制。生态补偿是通过制度创新,让   生态保护成果的受益者支付相应费用,解决公共产品的不合理现象,激励人们从事生态保护投资并使生态资本增值。 有效的实行生态环境建设中的补偿机制能够使当地百姓的生活因为生态保护而得到一定的补偿,最终使限制资源开发区与禁止资源开发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得到良好的结合。《青海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中的第三十一条、三十二条分别提出了“完善森林效益补偿制度”,和“实施湿地生态效益补偿制度”,但是生态补偿具体包括哪些构成要素,怎样对生态补偿进行科学的计算,生态补偿的标准体系,生态补偿如何落实到公民个体上都缺乏细致、具体的方案,这就需要立法者将来对其细化规定。

   (二)在司法层面的的相关建议

    1、完善现有的环保公益诉讼制度

    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对环境污染,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为环保公益诉讼提供了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的司法解释,进一步规定了环保公益诉讼制度,但其中的有些内容还需要在司法实践中不断细化。

    例如《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十四条规定“对于应当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且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所必要的专门性问题,人民法院可以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人进行鉴定。”环境资源类纠纷案件的鉴定需要高度的专业性,我省目前的鉴定机构缺少此类人员进行专业鉴定,但如果将鉴定委托给环保行政部门,由于该部门很有可能与案件的审判结果有利害关系,将会影响案件审理的公正性,所以可行的方法是从我省高校及科研机构中挑选符合条件的教研人员进行培训,充实到鉴定队伍中。第二十条“原告请求恢复原状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判决被告将生态环境修复到损害发生之前的状态和功能。无法完全修复的,可以准许采用替代性修复方式。”这条规定是此次司法解释的亮点,除了以往的民事责任承担方式之外,根据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特点增加了恢复性责任承担方式,旨在尽可能维护当地环境应有的模样。但是我省脆弱的生态系统,独特的气候环境,不同区域的物种很有可能在另一地区无法生长,就算能够顺利成长也会打破当地的生态平衡。针对这种情况,环保部门可以在生态较为特殊,破坏较为频繁的地区开辟一块“环境公益林区”,提前将一些本地区可能受到破坏的植物资源进行培育,当此区域环境遭到破坏后即刻进行相对应的物种移植,用最快捷,最高效,最原生态的方式对当地生态环境予以补救,力争将生态损失降到最少。待审判机关确定法律责任后,产生的赔偿金再对“环境公益林区”进行反哺。

    2、对于环境资源审判庭的法官进行交流与培训

    随着青海省高院《关于环境资源案件跨行政区域集中管辖实施意见(试行)》的实施,我省在指定的法院设立了环境资源审判庭,对于环境资源类案件进行集中管辖。这项改革对于法院队伍建设是个机遇,同时也是挑战,环境资源类案件专业要求高,影响范围大。办好此类案件需要一批经验丰富、专业精通的高素质法官队伍。在这个要求下,我省法院与发达地区法院进行有关业务交流,以及专业性培训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今后省高院对于环境资源领域的法官队伍,应当制定一个具有针对性,系统性,长远性的培训计划,并将一些年轻法官派往发达地区法院进行相关业务交流。

    3、探索在检察机关建立专业的环境公益公诉队伍

    青海检察系统可以参考我省法院环境资源类案件集中管辖后管辖法院区域划分,在相应的在上述区域建设专业化的环境公益公诉队伍。《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探索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这就明确了检察机关作为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环境公益诉讼既要调查证据又要提起诉讼,办理案件周期将会加长,调查取证任务重,专业素质要求高,检察机关应当充分考虑环境公益诉讼的困难和问题,充实人员力量,优化队伍结构,从律师和学者当中引进一批符合条件的环境资源类案件专业人才,建立一支专业化的环境公益公诉队伍。

   (三)构造全民守法的生态文明法治社会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将形同虚设。 要通过在全社会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使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和生态文明理念进社区、进农村、进机关、进学校,让其深入人心,形成一种生态文明法治信仰。要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高度重视生态文明道德对社会公众的规范和约束作用,精心培育尊重生态文明共荣,破坏生态文明可耻的社会风气。

   (四)建立和完善责任追究机制

    对环境造成重大污染,致使公私财产造成重大损失和人员伤亡的,要以污染环境罪论处,严肃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同时,也要建立对各级政府部门领导干部的决策问责机制,实行政绩考核生态保护一票否决制,因为由于个人决策而导致的重大生态问题,进行责任终身追究制。

第1页  共1页

编辑:包志强    

文章出处:青海法院网    

 

关闭窗口

欢迎您 第 位访客